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曾夫人论坛 >

许冬林:李煜的梧桐

发布日期:2020-07-30 16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第一回读词,是南唐后主李煜的《相见欢》。因了《相见欢》,初识了忧伤的梧桐:无言独上西楼,月如钩。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……

  李煜的这首词,是从小学语文老师那传来的。有一天语文课之后,我们在写作业,语文老师一个人寂寂在黑板上写,写下这几行长长短短的句子。我悄悄地读,读得唇齿生出清凉的幽香。

  那时,我们小学是一排十几间的红砖瓦房,走廊前栽有长长一排梧桐,彼时是秋天,梧桐叶已黄。我不知道,是语文老师因了眼前的梧桐才想起了李煜的词,还是语文老师也幽幽怀有一段清愁?那时语文老师高中毕业没多久,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中期,他高考落榜到学校,给我们一群乡下娃教语文。我不知道一个高考落榜生成为一个乡下代课老师,是一种暂时的安慰,还是理想未酬、独对寂寞乡野光阴的孑然失落。多年之后,我才知道,小学走廊前的梧桐是法国梧桐,根本就不是李煜词里的那种寂寞梧桐。李煜的梧桐是中国梧桐,它又名青桐,树皮绿色,高大挺拔,能生长至四五层楼的高度,可堂堂担起“乔木”二字。这种枝叶蓊郁的乔木,喜欢阳光,好生于温暖湿润的环境中,所以南方多梧桐,南唐之国多梧桐。

  后来,我读了李煜的许多词:“塞雁高飞人未还,一帘风月闲”,“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”,“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”,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”……可是,像凉风贴着湖面徐徐而过,贴在我心上的,还是寂寞梧桐啊。

  中国画里很少见到梧桐,多的是松竹,也有杏梅。宋徽宗画有一幅《听琴图》,琴者身着道袍,端坐树荫下抚琴,旁边的木几置一香炉。左右各有一听者,一个执扇低眉如有所思,一个仰面神往,童子在侧。琴音悠扬中,老松苍翠,凌霄吐香,竹影横斜。我叹服着一个皇帝的画作,可心底总有不甘:为什么琴者身后的那棵树不是梧桐呢?为什么那么多的画者,笔墨丹青里都绕过了梧桐?是因为松比梧桐更老吗?

  梧桐似乎只落落生长在诗人词人的后院,伴着秋风,伴着细雨,自南唐,到宋代,到元代……一路低徊,一路忧郁。

  李煜的梧桐除了“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”之外,还有“辘轳金井梧桐晚,几树惊秋。昼雨新愁,百尺虾须在玉钩。”秋风摇梧桐,黄叶翩翩飞,落于石井边。秋雨已然下起,长空之下,更添一段新愁。长长的珠帘被玉钩拢挂起来,谁人在帘边小立,独自消受这叶落雨落的时光呢?李煜的梧桐,是湿淋淋沉落在秋雨斜阳里的梧桐,是悲秋的梧桐,是怅恨故国故园不堪回首的梧桐。即使,是春花萌发的季节,梧桐也是病愁的。他有一首《感怀》诗,诗里写:又见桐花发旧枝,一楼烟雨暮凄凄。凭阑惆怅人谁会,不觉潸然泪眼低。

  是李煜的家国之悲,凉了梧桐。自李煜后,梧桐有了身世之感,有了家国之痛,有了沉痛忧郁的气质。

  李清照一脉接续着李煜的声气腔调,在南方的纸窗下写: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,点点滴滴。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!”这首著名的《声声慢》,词从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切切”十四个字的叠词写起,才开篇,已是哀怨凄婉不尽。后面,只有用更凄冷的梧桐和秋雨来压一压了。彼时,女词人已经南渡,北宋已亡,丈夫已逝,曾经耗尽心血收藏了十余屋的书册也在战乱中被焚。遥望中原家万里,她身在多雨多梧桐的南方,独自听雨滴梧桐,看黄花满地。国破家亡天涯沦落,她眼里的梧桐秋雨,已然浓缩着一个南宋王朝的愁恨。

  自李煜之后,自李清照之后,握笔写诗词的人,提笔的刹那大约都要先掂量掂量,心里的那点凉风,够不够摇动一棵中国的梧桐。

  2019年合肥市小学语文骨干教师研修班专家团队32人、学员80人、合肥市师范附属小学语文组教师50人及结对学校教师代表30人参加了培训。此次培训分为线上培训和实践研修两个模块,其中线日,实践研...

  今年我省高考语文试卷的阅卷点设在安徽大学,据悉,今年安徽大学共有720余名评卷老师,其中620人为一线中学老师,约占近九成比例

  为了提高语文教师自身的思想业务素质和教学能力,促进青年教师专业成长,同时为了迎接肥西县小学语文优质课评比活动,7月7日,西园新村小学翡翠分校举行了校级语文优质课评比活动。

  了不起!合肥一脑瘫考生高考超二本线号汛情通告 确保重要堤防和设施防洪安全